生命 生命——以此悼念陈钟樑先生

生命,生命


——悼念陈钟先生


这几天一直因文坛巨星史铁生的陨落而沉重,不顾临近期末复习,带着学生重读《我与地坛》。又是几天没上网,今晚,一打开语文网即被惊呆了:“沉痛悼念老报人、著名语文教育家陈钟梁先生”,当我读完程红兵老师的《永远的语文老师》时,已是泪流满面。


我与钟梁先生仅有几面之缘,却对他有着一种深深的敬仰与钦佩。


第一次是在上海听先生的报告,内容大都忘却,但却记住了他说的,从香港讲学回来,刚讲过的一个课,是吴晗的《谈骨气》,他很欣赏地介绍那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设计。自此深深地记住了,记住了先生的崭新的课堂理念,记住了先生清癯而白晰的面容,记住了先生略带沙哑和地方特色的嗓音,记住了先生对语文的那种热爱。


20028月,我刚晋升为山东省特级教师,当时省教研室组织的龙口会议上,张伟忠老师安排给我作半小时的小讲座。在我之前,是先生的一个长长的报告。先生幽默的谈吐,逗得会场不时地发出一阵阵的爆笑,让我忘记了即将上台的紧张。


20039月,我们潍坊市新课改初中语文研讨会上,专门请先生过来评课指导。那次是我的弟子继云上的杏林子的《生命生命》,很巧,我在台上的幕布后一侧与先生同桌听这节课,先生听的很认真,几乎没能与他说上一句话。当时,我们的课堂设计也还很幼稚。


但想不到先生对我们这节课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下面记录的就是他的点评:


1.这节课用足了教材,用好了教材。没有一般公开课中教师普遍带有的那种烦躁。


首先在师生自然的交流谈话中,从介绍作者杏林子导入新课,为学生理解课文做了很好的铺垫。


其次让学生概括生命是什么?引导沉重从课文中感受生命,“生命是那一声声沉稳而有规律的心跳;生命是墙角砖缝中昂然挺立的小瓜苗;生命是小飞蛾险境中的挣扎。”学生概括的特别好,然后又联系生活实际,往外拓展,学生说的句子很有新意。


第三是让学生找发现,学生从课文中发现了很多好词、好句,还有的学生发现了写作思路、选材上的特点,教师不失时机的进行引导,让学生用词语造句子,用句式造句子,让学生学到了很多。


第四是在寻读发现的基础上让学生积累背诵,上完一节课,学生积累很多好词、好句,日积月累,学生的文学积淀就会厚实起来。


第五是在品读的过程中,情感态度价值观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对初一学生来说,生命的话题有点深奥,而老师没有拽住生命往深处讲,而是让学生谈什么样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人生,这样处理很到位,也很巧妙。


2、我想谈谈这节课最让我感动的地方。


首先是教师把最重要的两段用诗行的形式打出来,便于让学生掌握朗读节奏,这个环节设计特别新颖,如果让学生自己改写,把课文的两段改写成诗,我想效果会更好。


其次是朗读贯穿整个课堂,教师的诵读,学生的默读,齐读,最妙的是教师的领读,现在的公开课上很少听到教师的领读。老师的领读领起了一个小高潮,给听课者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
……


之所以原封不动抄在这儿,是因为以后再也听不到先生高屋建瓴的评课了。


2007年我带几个老师参加了中语泰斗长白行,那是一次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的盛会,有钱梦龙、余映潮、胡明道、唐江澎都作了精彩的献课。这次会上也有幸听了先生上的示范课《心田上的百合花》,那时台上的先生穿着飘逸质地的白裤子、半旧的瓦蓝衬衣,道风仙骨,出凡脱俗。那时看起来,他的身体还很硬朗,腰板还挺直,脚步也稳健,思维也敏捷。课讲得很好。


如今,雪花纷纷飘起,又是严寒冬季,先生的评课的声音还在空中回响,可这伟大的生命却早已受不住……


生命,生命!


看着他网上含笑的照片,那么善良那么正气那么让人起敬。先生还活着,他活在学术里,活在语文里,活在广大语文人的心里……


夜深了。我又想起史铁生的话:太阳,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。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,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。宇宙终于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者炼为永恒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元月10日夜


 


  


 


 

先生于漪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先生于漪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湘玉


 


我常常认为,能称得上先生的女士是很了不起的。著名特级教师于漪就是一个堪称先生表率的大师。


仰慕先生的大名已经很久了,但真正走近先生是在那年的北京苏版教材课堂观摩会议上。报到后正是吃午饭的时间,我急匆匆一步踏进电梯,因为没有站稳正扑在了一个人的身上,抬头一看,原来是我渴慕已久的于漪老师。她正在向我微微笑着,似乎一点也不介意。我受宠若惊,油然而生了一种近乎孩童对老师的那种亲和敬的感觉。我顺势握住她的手激动地问她身体可好?因为上次见她是在上海18届中语会年会上,那时她正在病中,但她欣然接受邀请,拔掉输液针就到会上即席作了10分钟的报告。那时她的身体虚弱得象秋风中的树叶,脸色腊黄让人心疼,但她的声音却是那样的高亢,字字句句至今还镌刻在我们每一个与会者的心头。她深情地引用闻一多先生的《红烛.序诗》:“红烛呀!流罢!你怎能不流泪呢?请将你的脂膏,不息地流向人间,培出慰藉底花儿,结成快乐的果子。”老师说:“我不仅十分的喜爱这首诗,更经常以此激励自己的思想言行。因为这些诗句深刻地道出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,道出了红烛精神的精髓在于始终不渝地为他人的成长与欢乐作奉献”。就是这样一种献身教育、献身祖国下一代的精神时时伴随着于漪老师。她爱自己的孩子是人,爱别人的孩子是神。在奉献师爱方面,她的师爱远远超过了亲子之爱;她把自己当作学生成长的阶梯,让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从自己身上踏上科学的高峰、事业的高峰。在师爱的长河中,她不知演绎了多少动人的故事。老师的儿子黄肃始终忘不了母亲的那双眼,他说:“童年时,每天吃过晚饭,我就站在桌旁看母亲给学生改作业,随着时钟‘滴答、滴答’声,桌上待改的作文本越来越少。夜深了,母亲回过头来对我说:‘快去睡觉,明天早晨你还要上学。’我抬头望着母亲,一双慈祥的眼正注视着我。……十岁那年,我得了败血症,半个月持续40度高烧,那时没有治这种病的特效药。我吃力地张着干裂的嘴问母亲:‘我会死吗?’‘会好的,孩子,要坚强,妈妈现在去给学生上课,晚上再来陪你。’两颗晶莹的泪珠滚落到她的脸颊上……”


老师常说一句话:“教师,需要师爱荡漾。教育事业是爱的事业,师爱超过亲子之爱,友人之爱。”她把这种对学生的浓浓的爱,倾注到自己的教学中,倾注到对学生的关怀中。


托尔斯泰认为,把热爱教育事业和热爱学生结合起来,是教师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的品质。老师的学生桑胜月这样评价她:于漪老师开拓了我的视野,影响了我的择业,几十年来我心灵的殿堂里总留有她的位置。我呼唤教育界有更多的‘于漪老师’让学生仰慕。”


先生已80岁,冠心病一直困扰着她,听说这次开会也是瞒着家人上飞机的。三天会议,她始终坐在前面,当我们稍有倦意正想开个小差时,猛然看到她认真听课的背影,立刻感到愧疚而自觉坐正。几位专家评课后,压轴的还是先生。她神采奕奕,侃侃而谈,不象评课,而是在和语文老师们促膝谈心。她以自已从教50年的切身经验阐释着新的课改理念。我们有时常会因为讲了一节好课,作了一场好的报告而自以为是,而她是真正的权威,却不以权威自居。她谦逊地说:“我上了一辈子的语文课,两万五千多节,没有一节是自己满意的,没有一节称得上是示范。”这是多么高的境界啊!


一个与会的朋友说过:我听报告,对讲得很差的不做笔记,对讲得很好的也不做笔记。我发现听老师的报告,会场里静得出奇,大家聚精会神确实已经忘记了做笔记,但我知道大家是在用心灵录制着她的每一个音符。先生在滔滔不绝地讲着,无穷的魁力就从她的皱纹中,从她闪亮的白发中光芒四射。我感到她是那样的青春。我想起了杰克.伦敦的一句话:“年龄随着时光而老大,青年永远是青年。”是的,80岁也罢,18岁也罢,每个人的心田只要保持不泯的意志,去追求去探索那就会永葆青春。


先生于漪就是这样的人!


(发表于《寿光报》)